2020.08.07 今天看完了《万历十五年》

先胡谈几句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跟着《人民的名义》火遍了全中国,不管听过没听过都会看看这本书。这几年工作忙,带孩子忙,玩的时间没有了,甚至连学习、健身的时间都很难挤出来。偶尔放松一下就是去 B 站看看《电影最 Top》,《人民》这样的电视剧,实在不敢跳坑,时间消耗太大。但是对《万历十五年》这样又火又受好评的书,至少还是要看看,不能错过了好书。

这两年无论怎么样都在抽出时间看书,19年看了26本,今年到《万历十五年》正好是第27本了,书的数量和质量都比去年好了很多。而这本书也确实好看,尤其对现在的我感觉确实引发了很多思考,所以今天就想把感受说几句。

《万历十五年》读后感

欧阳修、宋祁在《新唐书》中记载了魏征死后,唐太宗对群臣说“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句话可以算是人们研究历史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这点看,如果一般的历史读物算是以史为鉴的素材的话,《万历十五年》简直就似乎以史为鉴的教材。作者自己也说别人研究历史是用显微镜看,他写这本书时是拿着望远镜看历史。在书中作者一共只写了七个章节,每个章节一个人物共六个人(申时行两章),每个人物都很有代表特征。

  • 万历皇帝:代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在别人看来他们是一个国家、一个企业的首脑,应该是说一不二的。在企业出现问题时,人们也容易觉得是领头人的问题,但是从万历皇帝的经历可以看到,哪怕是古代的皇帝,也颇有不得已之处。在他小的时候,可能被太后换掉;在他政权稳定后,他又面对文化固化的管理集团,左右冲突而无果;最终沉寂下来,以无为而治为表,实则心如死水。一个企业的未来,其实在它成立之初已经决定并以企业文化的形式确定下来。想要改变它不是随领导人的意愿而决定的,而首先要考虑的是改变企业文化。
  • 张居正:代表实权且实干的人物,有权利也有手段,目标非常坚定。历史上做变革的人可能很多,但是真正留下涟漪的人却不多。这些人下场却往往并不是太好不说商鞅变法最终被车裂,就说清朝雍正以皇帝之身推行变更,最终也可以说是被活活累死的,身后更是骂名不断,可能借着《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才算是翻了身。张居正如果不是在50多岁的年龄以外早亡,很可能改革成功,对明朝肯定是好事。但是下场恐怕也不会变化,究其原因做改革,那肯定是碰很多人的利益,这些人又往往是当权人。革了别人的利益,别人也要革改革者的命。做改革的人,得有以身殉道、一往无前的牺牲精神,也得有灵活推进变通手段。
  • 申时行:两个章节说申时行,也可见作者对申时行的重视。申时行代表的是有心做事,无力或者也不愿冲破现有文化的人。这类人可能是最多、最常见的,作者对他的心态可能也很矛盾。一方面作者对他的处事方式在笔墨上看似乎颇不认可,但是另一方面对他在当时情况下,通过妥协、均衡的方式做事并很有成效,又似乎觉得是当时情况下不打破文化时的一种相对较好的方法。但是对于一个行将就木的帝国或者企业,申时行只能延缓它的死亡,却不可能给它重新续命甚至让它重获辉煌。从这方面看,作者应该还是最认可张居正这样的改革者。
  • 海瑞:大名如雷贯耳,如果是小时候或者年轻的时候,我会觉得就应该如海瑞这样做人、做官,如果人人都能这样自处,则海内清平。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发现这并不现实,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我被磨去了棱角向社会妥协了,而是在有更多的管理经验以及看了一些科学研究方面的书后总结出来,人首先是动物,受身体本身的各种激素、反应的控制,动物性会对人的行为、思想有很大影响。这并不是说人不能脱离这些控制,但是会比较难,所以大部分的人做不到,而能做到的人可以说是圣人了。但是圣人只有少部分,所以他们因为和群体不同会被排斥,而人基因里的行为准则又是哪怕吃亏也要合群(在人还是动物的那漫长的岁月中被群体排斥就基本等于死亡),因此学圣人的人恐怕很难坚持下来,甚至可能圣人都坚持不下来。从这方面来说,海瑞不能得志是必然的,然后海瑞又因缘际会碰到了很多机会,才能那么大的名声和官场上的“高位”。这其实与一个很多年前就有人提出的矛盾是一致的,“我们是应该选择一个贪污的能吏,还是选择一个平庸的清官”,如果是旁观者可能会容易从道德层面选择后者,但是是这位官员治下的人民,那么大家就肯定用生活幸福情况来投票了,结果可能能吏更会给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质量而受到选择。
  • 戚继光:戚继光应该属于哪一类人呢?实干,能干,也出业绩,在为人、为官的品德层面看作者应该也很认可,但是在明朝重文轻武到有些极致了,戚继光这样的能人也不能尽展所长。在他辉煌的时候是因为有张居正支持,而张居正时代过去后,他受到牵连立刻就被拿下了。所以如果与时代主流并不一致,那么想要获取到足够的资源做事是很难的。或者是站好队获得支持来做大事,但是冒着牵连的风险;或者是不站队,保持中立,但是不能被主流信任,只能做有限的事情。
  • 李贽:思想家,这六个人中申时行之前确实没听过,李贽则隐约听到过名字。小时候上学,教材上对八股文,程朱理学批判得很厉害,我们但是感觉明清阶段思想非常封闭。这两年社会上似乎很推崇王阳明,我也听了一些介绍王阳明的书,比较有改观。看书中对李贽生平的介绍,感觉人的思想演进和社会、科技的演进一样,都是慢慢积累大家的成果,最终量变到质变才能有飞跃。但是这本书中,作者想表达什么呢?我还是没太读懂,似乎只感觉到李贽因为所处社会的限制、能获取到的信息的限制,最终思想无法突破桎梏。

《万历十五年》确实是好书,个人感觉有一定人生阅历、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看了这本书能有很大启发。而只是普通人看,不考虑思想上的启迪,只作为了解历史的途径也非常不错。
以后有机会,我还要再慢慢看看。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